闲 话 建 盏

建盏喝什么茶好?建盏这样一个小黑碗,为何都喜欢用它来喝茶?

建盏作为宋代茶道的巅峰茶器,若是用之前点茶、斗茶的传统审美观,来点评建盏的外观和使用可能是不合适的。因此有些人问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为什么建盏这么一个小黑碗,却有很多人喜欢用它来喝茶?真的所有茶都适合建盏吗?现在的一些煮茶方法还能使用建盏

闲话建盏

商子雍

对嗜茶者而言,茶叶和茶具,二者缺一不可;或许有人会抬杠:还得有好水!说得不错,不过今天,咱们只来说茶叶和茶具。

小时候对茶,只是跟着家里的大人瞎喝,可以说是毫无个人追求;但那一段岁月形成的习惯,却往往会延续一生。老父亲喜好江南绿茶,所用的茶具也颇为讲究,尽管在我不到10岁时他就去外地工作,但短短几年的影响,却使得好绿茶、好茶具,成为我始终不变的追求。我有一套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购买的茶具,当时花了将近半个月的工资,现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议!有道是利令智昏,其实,有时候,太过喜欢也能让人多多少少失去理智。

建盏到底怎样把玩?玩盏的魅力又在哪?喜欢建盏仅是因为喝茶?

喝茶是一种生活爱好,玩盏也是生活爱好。有人买来建盏,几天就失去了兴趣,也有人玩盏,几年、十几年。有人说玩盏是玩物丧志,这里倒要反问一句:如果连有文化底蕴的建盏都有问题,那又有什么不是玩物丧志呢?其实,玩盏只是一种兴趣,生活中的消遣,不然也不

当然,茶具和茶叶相比,后者好像更为紧要。在个人缺钱、商店里也少货物的年代,一年到头大都是购买价格低廉的茶叶末——如今仍有茶叶店(比如“张三元”)卖这玩意儿,不过美其名曰“高末”,我偶尔会去买一点儿怀怀旧。而经历了几十年改革开放以后,平日里享用点儿好的、或者较好的茶叶,有那么几件自己喜欢的茶具,对大多数中国老百姓来说,已经不是可望不可及的了!事实上,在“柴米油盐酱醋茶”这开门七件事上,这些年来历史的进步都清晰可见,我们这一代人,总算有幸赶上了一段吃喝不再怎么受囧的日子!

不过,喜欢喝茶的人,茶叶固然要持续不断地买,但购买茶具,却必须适可而止。旧时皇帝找小老婆,号称“后宫佳丽三千人”,但他老人家常常也是“三千宠爱在一身”;茶具也是如此,太多了用不过来,浪费!曾经有几年,对茶具,我是见了喜欢的就买,但很快就意识到如此行事的不妥,开始在喝茶这件事上坚定奉行购买新茶叶、使用旧茶具的正确方针。

作为茶具,建盏的走红、乃至大热,好像是从新世纪开始,而我得到第一只建盏的时间,要稍稍早一些。家在宝鸡的一位老朋友的孩子送我一件瓷器,说是赫赫有名的建盏,当时对这种宋代名瓷还一无所知的我,赶快翻书看、找人问,才知道建盏产于古时的建阳县(今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属黑瓷。在宋代,建窑虽系民窑,但却“民窑官用”,其产品建盏,是皇宫里的宠物,治国无能、才艺出众的宋徽宗,就是这种茶具的大粉丝。至明代,建窑慢慢衰败,建盏制作技艺亦失传,直到600多年以后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才被挖掘出来恢复生产,并逐渐走红市场。我仔细端详刚刚得到的这只造型朴拙,色调沉稳的仿宋茶盏,觉得特别养眼,尤其是那种被称作“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窑变斑纹,显得独具一格。不过,当时我刚刚迷恋上台湾产的高山乌龙茶,喝这种茶,体量嫌大的建盏用不成。放在厅柜上观赏吧,这一放,就是20多年。

直到2021年春节前夕,我才有了第二只建盏。那天,去一位朋友那儿聊天,一进门,就发现茶台上有一只漂亮的茶杯,“建盏!”我禁不住赞叹!朋友发问:“喜欢?”我反问:“好东西谁不喜欢?”朋友从柜子里拿出同样漂亮的一只:“送你!”好啊!我接过细看,灰蓝色调,鹧鸪斑纹,比我原先那一只黑褐色调、油滴斑纹的建盏体量要小,刚好近一段时间在喝茯茶, 杯子需要大一些的,这一只大小合适,所以拿回家就开用,结果呢?没过几天,我就明白,为什么作为出色工艺品的建盏,会在宋代以后逐渐不再被人用来喝茶了。

原来,宋代喝茶的方式大大有异于如今,那时候人们冲泡的不是散叶,而是把研磨得极为细小的茶叶末压制成茶团(也可以叫茶饼,但和今天的云南普洱饼、福鼎白茶饼根本不是一回事),冲泡时,先将茶饼碾碎成粉末,再用茶罗筛过,茶粉越细越好。接着候汤(烧水),将适量的茶粉放入用沸水冲洗过的茶盏,先少倒点儿开水,将茶粉调匀,此为调膏,再从四边注入沸水,一边注水一边用一种名叫茶筅的器具击拂茶汤,使之出现白色的汤花,这个过程叫作“点茶”,是一种难度相当大的技术活儿。并且,下来的程序不是喝茶,而是“斗茶”,又称为“茗战”。具体怎么斗?钟情茶道艺术的宋徽宗在他的《大观茶论》中写道:“点茶之色,以纯白为上,青白为次,灰白次之,黄白又次之。”当时身居高位的茶学大师蔡襄在《茶录》中介绍:视其面色鲜白,著盏无水痕为绝佳;以水痕先者为负,耐久者为胜。综合他们二人的说法,就是先看汤色,以纯白如乳为上,再看茶汤的表面泛起的汤花,能较长时间凝住茶盏内壁不动、俗称“咬盏”者为胜,汤花散退较快,先出现水痕、俗称“云脚涣散”的为负。决出胜负以后,才会把茶汤(不滤掉茶叶末)喝下肚去。这样一种喝茶方式,无疑只是少数人的玩儿的游戏,属小众文化消费,而以黑色为主、体量也较大的建盏,是因为能够适应有权、有钱、有闲者“斗茶”之需才走红。但随着社会的进步,为满足大众消费的需求,在茶叶市场上团饼退出、散叶登台,以一种更科学、更方便的方式供人享用,于是,“斗茶”这种小众消费和“斗茶”器具建盏同时慢慢走进历史,并一度消失的无影无踪,就是再正常不过的顺理成章之事。

我绝不低看建盏由于许许多多当代艺术家的殚精竭虑才重出江湖的意义,但在我看来,建盏的价值应该主要是鉴赏而不是用来喝茶——仅仅无法在视觉上享受美妙的茶汤这一点,就足以显现建盏在当代茶艺中的劣势。但我仍然喜欢这种独具风采的精美瓷器,就在前几天,我又得到了一对建盏,名叫“如意双福银盏套装”,盏型传承宋代经典束口款型,斑纹为似百花花瓣盛放的油滴斑纹,盏体精饰足银錾刻的如意团福纹。这可真是福上加福、福气绵绵啊!反复把玩,让人爱不释手!

本文源自头条号:商子雍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因为罕见,所以珍贵:宋代建窑黑釉兔毫盏

宋人因为受到老子和庄子思想所影响,追求自然恬静的情趣生活;平静、浑然天成是宋人对艺术的追求,崇尚自然成为审美的终 极目标;建盏抛弃人工装饰与金属类材质,回归到质朴无华、自然内敛的情趣中。因此建盏器形质朴,无人为堆饰仅从釉面纹理上做文章,追求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