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盏到底怎样把玩?玩盏的魅力又在哪?喜欢建盏仅是因为喝茶?

喝茶是一种生活爱好,玩盏也是生活爱好。有人买来建盏,几天就失去了兴趣,也有人玩盏,几年、十几年。有人说玩盏是玩物丧志,这里倒要反问一句:如果连有文化底蕴的建盏都有问题,那又有什么不是玩物丧志呢?其实,玩盏只是一种兴趣,生活中的消遣,不然也不

宋人因为受到老子和庄子思想所影响,追求自然恬静的情趣生活;平静、浑然天成是宋人对艺术的追求,崇尚自然成为审美的终 极目标;建盏抛弃人工装饰与金属类材质,回归到质朴无华、自然内敛的情趣中。因此建盏器形质朴,无人为堆饰仅从釉面纹理上做文章,追求自然天成的效果。这些均与宋人崇尚自然标准紧密相关,建盏具有含蓄低调的情调。从单纯简洁的基础上,釉面与装饰展示出互相辉映的效果,达到含蓄、典雅而不张扬的效果,与宋人审美温厚及含蓄相同。在当时社会风气影响下,建盏的美学特征近似沉静素雅,犹如碧玉小姐却存在无尽内涵。

宋代建窑黑釉兔毫盏

宋代的龙窑柴烧多为还原焰气氛,尤其是以松柴为主要燃料的烧制过程更是如此。现代的电窑烧造既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还原焰,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氧化焰,而是一种电辐射热的氛围。为了保证仿制油滴建盏的质量,有时需要人为地营造一些还原焰或者氧化焰的气氛。

建盏的曜变斑纹,其实是圆环周围的薄膜,以圆环为中 心向外散射,构成斑纹的物质最分散,最自 由,能冲破形的束缚,形状特别像光晕。曜变斑纹的主要特征其实是"影像",而不是"形状"。

宋代建窑黑釉兔毫盏

木叶盏到底有多神奇?真是树叶烧制的的吗?为何成功如此之低?

建盏中的斑纹有很多,晶亮的极品兔毫、饱满迷人的上品油滴、火热的柿红,或者闪耀的星空曜变盏。不过,即便见了这么多茶盏,但遇到木叶盏,还是被一片叶子落在黑釉茶盏里的精彩给打动了。 秋是凉爽恬静的季节,叶落是秋之讯息,又是收获的提醒。虽然叶子在底

建盏烧制过程中,温度达到1200度时,铁就分解成氧化亚铁和氧气。温度不同,气氛不同,必定会影响到釉的表面效果。对于这样温度不均匀的窑来说,应该会产生很多不同的效果,就是人们常说的“窑变”。建盏胚体的配方,釉水的厚度要求非常严格。烧成温度、气氛范围非常狭窄。因此,每一个建盏都是不一样的,即使是在现代最 先进的电窑内也控制不了。

蔡襄在《茶录》一书中,道出了斗茶时喜爱使用建盏的原因,“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最为要用。出他处者,火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其青白盏,斗试家之不用。”

宋代建窑黑釉兔毫盏

日本人酷爱建窑黑瓷,具有纹样的建窑茶碗,更是被他们视为上品,其中有一件被称为“天目曜变”的建盏,更是被日本人当作国宝而珍藏。这件曜变建盏,其实就是由当时中国浙江天目山的僧人,赠予日本和尚。日本僧人带回日本后,不舍得用,一直当成宝物供奉。日本人至今独把宋代建盏奉为“神器”,这与建盏“源自天然”的特殊,不无关系。一世人解一盘棋,最难寻,是变数步履匆匆的人,发现不了建盏的美丽。

宋代大文豪苏轼曾经写过: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如果你懂“人间有味是清欢”的境界,也就懂得“雪沫乳花”在建盏中浮起时的雅趣馨香,从而理解建盏在苏轼眼中的美感。

本文源自头条号:九门提督谈收藏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建盏怎么选?如何选择一只合适的茶器?建盏品茗有哪些优点?

如果想要品尝到好茶,除了要好茶好水,茶器的选择也非常重要。一般品茶要色、香、味、形,不少朋友喝茶时也非常注重这个,但想要完成这些事情,离不开合适的茶具,而建盏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可能有人会奇怪,只是为了喝茶,为什么非要选择建盏,而不是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