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报!〉“建阳建盏”喜获中国驰名商标

收录于话题 2021年2月10日,国家知识产权局新认定的11件驰名商标名单出炉,“建阳建盏”榜上有名。本次新公布的名单中,南平市建阳区建窑建盏协会申报的“建阳建盏”是此次福建省唯一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的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新年伊始,这份来自国家知识

近年来,建盏越来越受到大众瞩目,大家对于宋瓷又多了一层理解。宋元时期的瓷器究竟有多辉煌呢?新安沉船、南海Ⅰ号等沉船出水的古老瓷器、建盏昭示着宋元时期远销海外的辉煌。

2016年,一只宋代建窑油滴盏以7800万创造了全新的建盏拍卖世界纪录,力证建盏升值大势。2020年1月,国内仅见的半只曜变残盏(2009年发现于杭州)首次向公众开放展出,引起巨大轰动……

杭州东南化工厂南宋皇宫遗址出土曜变残件(国内首展实拍)

5月22日-23日,央视科教频道《探索·发现》栏目还播出了《盏内春秋》专题节目,分上下两集讲述建盏古今之美。

《盏内春秋》精彩集锦:建盏的前世今生

《盏内春秋》从震惊世界的南海Ⅰ号沉船打捞出水的宋代黒釉瓷讲起,将建盏的前世今生娓娓道来。节目谈及建盏的产地和历史,介绍古法龙窑柴烧技艺,展示建盏优美实用的器形与多彩独特的釉色,并再现了风靡大宋的点茶之法。

镜头之下,全球仅三件半的曜变建盏重放异彩,让人大饱眼福。宋时古朴雅致的老盏与当代在工艺、器型与釉色等方面争奇斗妍的新盏,碰撞出穿越时代的火花……

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宋代出产黒釉建盏的宝地

两宋时期是建窑的繁荣阶段,标准的黒釉瓷器大量烧成

制作建盏的过程颇为复杂,需要上千次的尝试

依山而建的龙窑,淬炼建盏的熔炉

器形是建盏之骨

釉色乃建盏之魂

宋人的点茶之道

建盏流传日本后极受追捧

杭州出土的半只曜变残盏

东京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藏建窑曜变盏(稻叶天目)

大阪藤田美术馆藏建窑曜变盏

明 · 孝靖皇后凤冠,美极了

大德寺龙光院藏建窑曜变盏

《盏内春秋》之盏上的“漏洞”

在上下集各不到40分钟的篇幅中,浓缩的是建盏的千年之途。旁白的解说与匠人的叙述交错,准确生动的文辞、丰富清晰的画面,无一不为科教片添彩。

然而,节目中一些细微之处经不起推敲,若造成误解,也是不可小觑的。笔者挑选几处较明显的疏漏之处,鉴于这些也是新老盏友们容易混淆含糊之处,固在此说明。

1.电窑的“匣钵”在哪里?

在讲到建盏装窑时,旁白说要将素烧后的建盏逐一装入匣钵内,但画面显示的确是电窑烧制的情景。匣钵是古法龙窑柴烧时分装所用,而现代电窑烧制并不使用匣钵。

建盏装窑时,柴烧龙窑一般以匣钵进行装烧,可防坠粘结、提高成品率。

而当代电窑通常在胎底垫氧化铝防粘,并不使用“匣钵”。

电烧装窑

2.油滴釉与鹧鸪斑是两类不同的釉色吗?

在介绍建盏的斑纹釉色时,科教片将油滴釉与鹧鸪斑并列而论,油滴与鹧鸪斑到底是什么关系?

“鹧鸪斑”是中国古籍中对建窑点状斑纹产品的称谓,五代宋初名士陶穀《清异录》中有言:“闽中造盏,花纹鹧鸪斑,点试茶家珍之”。鹧鸪斑与兔毫似乎一脉相承,都以动物羽毛形容建盏斑纹。

而鹧鸪斑盏流传到日本后,日本人按其想象另起名目称之为“油滴盏”。如今油滴盏已成为建盏市场与学术圈中较为普遍的说法,与鹧鸪斑盏一同作为点状斑纹建盏的通用名,在建盏分类中属于同类,因而无法并列而言。

此外,纪录片中以一个绿盏代表单色釉的说法也不妥当。片中所说“单色釉”也许是想表达建盏中较为素雅和一体化的釉色,如乌金釉以及杂色釉中的柿红釉、茶叶末等。但画面中凭空蹦出一只绿盏,以及与乌金釉并排的单色釉名称,都难免令人一头雾水。

一体化釉色的乌金釉与杂色釉

现代分类中,建盏“自然釉”的釉色品种,一般分为兔毫釉、油滴釉、曜变、乌金釉、杂色釉五个大类。

(茶叶末为杂色釉的代表釉色)

3.建盏在日本被叫做“天目”吗?

建盏和天目,实际上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者表意明确,后者表意模糊。“建盏”是中国原生说法,专指建窑生产的黒釉茶盏

而“天目”则是个外来词,虽然这两个字都是汉字,中国浙江也有天目山,但把不同窑口、不同釉色的茶盏称为“天目”,是日本几百年前就形成的用法。

淡交社《唐物茶碗》目录,天目部分包括建窑、吉州窑、茶洋窑以及一些青瓷等作品

在日文语境下,经过多年演变,建窑、吉州窑、定窑等多个窑口的黑釉茶碗,都被称为某某天目,甚至不是黑釉的茶碗也被称为天目。来自中国的统称为唐物天目,日本自己烧的某些茶碗也叫某某天目,如濑户天目等。

因此,建盏不能等同于天目,天目也不是建盏的专属名称,但建盏中曜变、兔毫、油滴在日本分别被叫做“曜变天目”、“禾目天目”以及“油滴天目”。

欢迎各位对瓷器、建盏、书画等艺术品感兴趣者分享、交流~~~

本文源自头条号:溪原雅集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惊鸿一瞥——价值8000万的建盏长什么样??

林宇山人 藏宋建窑油滴盏 2016年9月,纽约秋拍最大的惊喜,莫过于临宇山人珍藏的建窑名贵品种——油滴盏。建窑油滴盏以1170万美元成交,折合人民币7800多万元,当之无愧地成为本季拍卖之首,并刷新了建窑瓷器的世界拍卖纪录,成为纽约秋拍的惊鸿一瞥。 为什么